天氣信息

開封大宅門顧家

瀏覽數:117 

開封雖然不是河南省會了,但開封700年的省會歷史與故事如浩海的大海。等待我們從中挖掘其數不完的珍寶與影像記錄,更不用說大宋那輝煌的幾百年風雨。開封不用評比什么幾大古都來標榜自己,她在中國本就有最古都的模版。開封從1979年后,其行政長官就沒有省級干部兼任開封的領導。但開封也從來沒有抱怨過!她,這個城市默默的為中國輸送的一批批人才到它鄉,為祖國的中國夢努力實現而貢獻著開封人自己的力量。她,現在這座古城以她微薄的經濟家底,還為我們保留著巨大的省會文化歷史遺跡。今天來到河南的中國人,除了看鄭州的大玉米與少林武術外,不該錯過,也不應錯過的,就是去開封看看。看看河南的老省會,看看河南文化之根開封。當然您來到開封,除了那些公園外。也一定要看看繁塔,鐵塔,延慶觀,更應到開封胡同看看。因為開封胡同里的遺跡才是開封,河南文化的縮影。雖然現在的開封胡同已經是1949年以后的了。但您在其中還是能尋找到河南大宅門的感覺。畫說開封從大年二十九開始到初十開始,連續分享內容,是裴元秀老師連續十五年研究開封晚清科舉家族的文章。歡迎連續收看,歡迎轉發分享讓多朋友了解開封的偉大之處,了解開封文化加,文化自信之根!

裴元秀文

開封顧氏家族

重視文化教育,善于教導子孫攻讀

開封顧氏家族 原籍江蘇昆山,因避難而遷南京。據顧璜的敘述,顧氏雖在明代有人中過進士,但在他入仕之前,顧家并無顯耀事跡,“潛德弗耀,耕田讀書,兼習商賈”。因顧璜的祖父和父親,都十分重視文化教育,并善于教導子孫,才使他家迅速成為科舉家族。

開封大宅門顧家

顧璜的祖父顧遜之,任“候選訓導”,雖有學問卻無實際官職,因而一家在南京過著清貧生活。潘鐸在道光二十八年至咸豐元年任河南巡撫,他是顧遜之的同鄉和同窗,深知其學問功底厚重,是擔當自己兒子老師的合適人選,因而寫信并送錢請顧遜之來汴課子。顧璜曾追憶說,潘鐸“官汴省以書幣來邀課其子”,貧困的顧遜之決定應邀。顧璜的父親顧大成,“念族人亦商此有年,諸可依托”,因而攜眷陪同父親赴汴。到汴不足一年,顧遜之因病去世,臨終留下遺言:“葬吾汴梁郭外,后世子孫其勿離此。”顧大成謹遵父命,留居開封。當時捻軍與清軍在河南的戰事激烈,客觀條件也不容許他再返回南京。

開封大宅門顧家

顧璜的父親顧大成,本是文人,那時他認為,從軍會更有發展。據顧璜的記載,顧大成“念四方多難,乃志士疆場效力之時”,因而投筆從戎。他“歷秦度隴積功,由附生薦保知縣”。但得到官職不久,因弟弟顧大文病重,守寡的繼母又急盼顧大成歸里,為了照顧家庭,便毅然“辭官返汴”。顧大文見到兄長,病情一度有所好轉,繼母有了依靠,更是喜出望外。但是,身染重病的顧大文,已病入膏肓,不久故去。顧大成念其無后,便以次子顧瓛嗣之。顧大成離開仕途,放棄了繼續升官的機會,但他卻得到了充裕的時間,便親自教導十來歲的顧璜讀書。后來,又在北京家中教授其他兒子讀書。他的教育得法,成效顯著。結果,4個兒子,即顧璜、顧瓛、顧瑗和顧珽,全部順利地取得功名,其中3人,金榜題名時才十幾歲。

開封大宅門顧家

具體來說,在同治年間,顧大成主要教授長子顧璜;光緒年間,則同時教授二子顧瓛、三子顧瑗和四子顧珽。為了顧璜的學業和前程,顧大成不僅親自授課,而且與兒子同吃同住。這樣就能及時進行學習上的輔導和思想認識上的引導,使顧璜的學業突飛猛進,并在18歲中舉,19歲中進士。當顧璜進入翰林院之后,曾希望父親到京城過較好的生活。但因顧璜的祖母中風,未能立即成行。直到光緒年間顧璜的祖母去世之后,顧大成才赴京。當時,顧大成并不滿足于長子為官,也不追求更高的物質生活,他再次把全部精力用于教授15歲的顧瓛和十來歲的顧瑗、顧珽。顧璜在《誥封光祿大夫顯考展卿府君行述》和《狀述家嚴六十七家慈六十征壽啟》中說,父親“移京居以來,課兒孫讀書不少懈”。那時,顧璜試圖減輕父親的勞累,提出請位家庭教師時,顧大成則堅決反對,他說:“汝曹欲逸吾身乎?抑欲安吾心乎?”意思是,你們是想叫我身體安逸呢?或是想叫我安心呢?他解釋個人的意見說,吃好穿好,生活輕松,不是自己的追求,自己追求的,他只希望兒孫用功讀書,要不然,他“心滋戚矣”,即心中會極其痛苦。顧大成的勸導和說理十分有效,3個年少的兒子,都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他們便以長兄顧璜為榜樣,勤奮學習。當時顧家所居之處“書聲瑯瑯達戶外”,顧大成“顧而樂之”,對此十分滿意。顧大成不僅親自教導兒子們讀書,還為兒子們抄書,并以此作為遺產。他據實告訴兒孫,自家的經濟狀況不佳,無田地財產遺留,希望人人自立自強。他說:“吾遭時多故,家無負郭田。”又說,我觀察你們的性情志向,你們都不想靠雙手勞作以求生,那么,你們日后如何維持生計?這樣,他就從道理上自然得出結論:唯有用心讀書。他還深情地對兒子們說,我作為父親,能幫助你們的,“唯各授汝等一經,庶幾可以自給”。此外,顧大成還分析“貧窮”,強調貧窮可以成為動力,以此激勵后代。他說:“貧者,人生難得之境,將以堅其操行,貞其性情。汝等年少,勉自策厲,無墮家風清白,吾愿足矣。”在他的耐心教誨下,顧大成的兒子們如同多數貧寒子弟那樣,從小便比較懂事,又因顧大成有學問并是親自課子,使他的兒子們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和精心培養,再加上顧瓛等3人皆勤奮努力,因而個個出眾。光緒十五年(1889),顧大成的3個兒子同時在北京參加順天鄉試,17歲的顧瑗和16歲的顧珽,雙雙中舉。顧瑗是當科第62名舉人,顧珽是第138名舉人。他倆經保和殿復試,成績更佳,分別被欽定為一等第27名和一等第19名。顧瓛雖在這次落榜,但他不改初衷,志向更堅,一怒返汴之后,勇往直前,兩年后,成為河南鄉試的第7名舉人。

開封大宅門顧家

顧璜雖為晚清高官,卻能保持書生本色,繼承詩書傳家之道,鼓勵子弟攻讀。在《清代硃卷集成》中,有顧璜在兩個弟弟硃卷上所寫的批語。從兩份批語可以看出,他善于鞭策先進,激勵后進。當年少的顧瑗考中舉人時,已初露才華,4位考官對他的文章評價很高,所寫批語分別是:“風度端凝,筆力雄健”;“詞達理舉,氣盛言宜”;“華實并茂,理法雙清”;“筆情爽朗,氣宇軒昂”。此時的顧瑗,風華正茂,春風得意。顧璜為防止其驕傲,便在送親友的硃卷上批寫道:“瑗弟為文,英采煥發,略似其人。昔曾決其必售,今果攜珽弟同捷。吾祖父困于場屋,不獲見用于世,可為祖父吐氣矣。科名不足重,人自為科名重耳。少年登第,先儒以為不幸。弟等其恪遵父訓,勉修德業,勿以能文遂斤斤自得也。”顯然,他是在肯定顧瑗文采的同時,著重教育他戒驕戒躁。顧璜對曾經落榜、又能迎頭趕上的胞弟顧瓛,則給予更多鼓勵。顧璜的3個兒子,是在兩年之內全都考中進士的。其長子顧承曾,則更為優秀,成為欽點翰林。從上述介紹可知,顧璜教子有方。

開封顧氏的三位翰林,是顧璜、顧瑗、顧承曾。其傳略在清人朱汝珍編《詞林輯略》和喬曉軍編《清代翰林傳略》中,均有記載。

顧璜是開封顧氏家族的領軍人物和佼佼者

顧璜一生仕途順利,在跌宕起伏的晚清政壇,能順利升遷,最后成為顯赫高官。他曾獲得清廷的多件賞賜 。《開封市志》介紹說,顧璜歷任戶部主事、員外郎、郎中、軍機處行走、記名道府、內閣侍讀學士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太仆寺少卿、通政使司副使。他還擔任過廣東鄉試正主考官,署理順天府府尹、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通政使司通政使等。根據他的職務變遷,可以說,顧璜一生仕途順利。不僅翁同龢格外賞識他,光緒及慈禧對他也特別加恩,除不斷提拔他之外,還多次給予賞賜。據顧承曾硃卷的記載,顧璜“欽奉懿旨”,所得慈禧給予的賞賜有:“福字一方,如意一柄,江綢袍掛料二件,八絲緞一匹,荷包一對,紫銅手爐一件,螺墊漆盤一件,百蝶瓷瓶一件。”“歷蒙”光緒皇帝賞給的有:“福字一方,如意二柄,江綢袍掛料四件,八絲緞二匹,朝珠二掛,帽緯二匣,荷包二對,花瓷果盤一件,杏元雙琯瓶一件。”從這些賞賜可以看出,顧璜的確是一位晚清寵臣。但是,仔細研究他的觀點和行動表明,他在晚清政壇上并不是十分頑固的人。《開封市志》介紹,他是參加上海“強學會”的唯一一位河南籍人士,在戊戌變法期間,“其門人弟子紛紛來汴,拜訪顧璜,商討時政”。可是,當光緒失勢和學會被封禁之際,顧璜并未受到牽連,他仍能繼續“閑居家中侍養老父”。陳夔龍評論顧璜說,“甲午中日和議成,君鑒于朝政日非,兩親年邁,毅然陳情,終養歸去,都人士群羨之。”因此,可從這樣認為,顧璜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善于應對復雜形勢。

顧璜、顧瑗才華出眾,都有著作傳世

顧璜字漁溪,他所著《顧漁溪先生遺集》,由原河南巡撫陳夔龍寫序。陳夔龍在序中盛贊顧璜才華過人。他說,顧璜“幼承家學,才思橫溢”,“年甫弱冠,才名馳都下”。在顧璜辭官乞養之際,時任河南巡撫的劉樹堂,視他為飽學之士,聘其任大梁書院山長。大梁書院是明清時期河南省唯一的一所省辦書院,也是當時的最高教育機構。顧璜任該院山長時,不僅曾捐款300兩購置圖書,還親自編寫《大梁書院藏書總目》。顧璜行文,思想縝密,說理透徹。在他的青年時期,已經顯露其文采不同一般。例如,他19歲參加會試,就得到考官的高度評價。陳夔龍認為,顧璜能擔任軍機章京,纂辦方略,就是因為他寫的東西“深符高文”,能供“典冊之用”,而他的詩,“尤清新俊逸”。顧璜在戶部任職吋所寫的《錢法備考》,曾由翁同龢專折上呈皇帝。這份文獻已收入《顧漁溪先生遺集》,是我們研究清代經濟的一份重要材料。

顧瑗,字亞蘧。光緒十八年壬辰科二甲第84名進士,散館授編修。光緒二十八年任江西副考官。顧瑗甚有才氣,著述頗多。在張勛復辟時,有包括顧瑗在內的數十人合辭上奏,請清遜帝溥儀復辟。從政治上看,顧瑗參與此事,屬于頑固派,但從詞章修養來看,顧瑗卻是清代遺老中的文釆出眾者。

顧璜、顧瑗兩人都有著作傳世。在國家圖書館的藏書中,有顧璜的《大梁書院藏書總目》、《顧漁溪先生遺集》、《誥封光祿大夫顯考展卿府君行述》。另有顧瑗的《顧瑗所藏函札》、《西征集》、《會試朱卷》等。此外,在徐世昌編的《晚睛簃詩匯》中,同時收入了顧璜、顧瑗的一些詩作。在該書卷170和卷178,分別收入顧璜和顧瑗的作品。

(原載2008年12月11日《汴梁晚報·品讀開封》)


3203923878492907405624931020137276032061335481814526456478522490217764877470366594667559373319771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