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氣信息

盈利模式不清晰 共享充電寶解決的是真痛點還是偽需求?

瀏覽數:159 

2017年4月12日,北京朝陽大悅城,用戶從設備上租賃充電寶。新京報記者 李強 攝

4月12日,用戶在查看某商場充電寶租借機。新京報記者 李強 攝

共享充電寶悄然亮相,消費者仍然好奇和陌生,但市場競爭已狼煙四起。

4月12日,共享充電寶企業“來電科技”將競爭對手“街電科技”告上法庭,理由是“專利侵權”。一場糾紛,揭開了共享充電寶領域的市場爭奪戰。

據公開數據統計,從3月31日到4月10日,10天時間,5筆融資,超20家機構入局,融資金額逼近3億元。同時,有投資人透露,至少還有數個新玩家在入場。不完全統計顯示,IDG、紅點中國、騰訊、金沙江創投、元璟資本和知名個人天使投資人王剛等都已投資了共享充電寶類型的創業公司。

市場硝煙彌漫,資本頻繁布局,但“蠅頭小利”的充電寶,其市場想象空間究竟有多大?對于消費者和商戶而言,充電是真痛點還是偽需求?它會給共享經濟帶來新的希望,還是會陷入高開低走的窘境?

雖然生長于共享經濟的黃金時代,但共享充電寶的現在和未來仍然不算明朗。

現狀

至少15家企業密集入局

共享充電寶正在占領商場。如果你在北京的商場或者車站等公共場所留意,可能會發現多了許多共享充電裝置。用戶掃碼,就可以租借一個充電寶,或者實現付費快速充電。

這正是最近流行的共享充電寶。市面上的共享充電寶從使用場景來分,大致可以分為三大類:

一是移動模式下的移動共享,代表是“來電科技”,主攻大場景;人和充電設備都是可以移動的,比如從A地借充電寶到B地還,主攻大場景大設備,包括商場、高鐵、火車站、機場、景點、醫院等人流量大的地方,一臺單機設備可放幾十個充電寶。

二是固定場景下的移動共享,代表是“街電科技”,主攻小場景;人在A點附近活動時,有借充電寶的需求,可以從一個沒那么大的機柜里付押金后借出。主攻小型柜臺,場景包括餐廳、咖啡館、酒吧等,一般單柜有6個或12個充電寶。

三是固定場景下的固定共享,代表是“小電”,主打的是每一張桌面;線機一體,桌面上有共享充電寶時,不需要交付押金,掃碼付費后就可以直接充電。

尋找中國創客記者探訪發現,目前主流的三種共享充電寶模式已經分別進駐北京的主要商場,且操作流程、繳費方法和歸還方式大同小異。

從操作流程來看,共享充電寶的借取流程大致可以分為四步,掃碼——注冊——付款——借出,一般情況下整個流程花費不到3分鐘。歸還方式則類似于共享單車,用戶可以在公眾號平臺上根據充電寶的GPS定位,就近歸還。三種模式的付費方法都選擇了掃碼付費,一般為前0.5-1小時免費,此后每小時收費1元。

不同的是,“來電科技”除提供充電寶之外,也提供數據線出售服務,并具有信用免押金服務;“小電”則不需要繳納押金,用戶掃碼下單后即可連線計費充電。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共享充電寶行業已有至少15家創業公司入局。其中,規模最大的是“來電科技”、“街電”和“小電”三家,這三家的A輪融資都已接近或沖破億元。

痛點

手機充電已經成為剛需

2013年底,袁炳松在瀏覽淘寶雙十一數據的時候發現,24小時內,淘寶共賣出了200萬份充電寶。

他感覺,手機充電是個硬需求。

手機充電,在現代人的生活中越來越重要。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移動設備用戶數接近50億,中國已經超過13億,每天大概有10億多次充電行為,有1億多次充電行為在家里辦公室以外,國內存量的充電寶有20多億。

第二年,袁炳松創立了來電科技,主打充電寶租賃。

“小電”創始人唐永波則補充說,在今天,共享理念已經擁有了廣泛的用戶基礎。

于如今的中國消費者而言,共享經濟不再是一個陌生詞匯。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規模達39450億元,增長率為73.3%。

“手機功能不斷增加,智能機電池續航能力卻有限,充電是一件高頻剛需的事情。”元璟資本合伙人陳洪亮認為。

與手機充電需求相悖的是充電寶本身不小的體積和接近一斤的重量。

“2013年開始移動支付逐漸普及,未來的習慣是簡單出行,很多人出門連卡和錢包都不想帶,誰還想著帶一個充電寶?”袁炳松談道。

在他看來,共享充電寶可能比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更健康。

“首先,充電寶的成本比單車更低。充電寶的售價普遍低于100元,一輛共享單車的成本至少要在300元左右。同時,因為使用場景在半公共場所,甚至是商家店鋪里面,自然損耗程度較低,維護費用低。其次,共享充電寶行業受到的政策影響較小,甚至還可以幫助政府解決充電寶未來扔給誰的問題。”

場景

共享充電寶使用頻次受限

作為某餐飲店店長,彭先生對共享充電寶反而有著擔憂。

兩天前,彭先生接到上級通知要入駐共享充電寶。他發現,這個充電寶是要顧客自己付費使用的。而此前,為了提高顧客的消費體驗,彭先生的店里一直免費提供充電寶,吧臺里面也可以直接充電,這兩個渠道已經可以解決顧客需要。“顧客來吃飯的時候,充個電還要讓客人交錢,這種服務會不會讓顧客產生反感情緒?”彭店長懷疑。

另一家餐廳承認,讓充電寶入駐是個誤會,“老板一開始以為這是免費的,后來才發現客人充電要掃碼付錢,但設備已經送來了。”

據店員描述,機器到店里已經有三、四天時間,一次沒使用過。

與商戶合作,是共享充電寶的主流使用場景之一,但從體驗端來看,現實并不十分美好。即使主攻大場景的共享充電設備也面臨著使用頻次的考驗。

尋找中國創客記者探訪發現,即使坐落在流量巨大的購物中心,機柜式共享充電寶也談不上熱鬧。

4月10日,北京朝陽區某大型購物中心,工作日下班晚高峰。

經記者測算,半小時內共有13位消費者來到“來電科技”機柜前希望借取充電寶,其中7人成功借出,6人未完成借取,無人購買數據線。

未借取的6人中,2人將柜機誤當作了充電端口;4人發現需要繳納100元押金后選擇離開。

這正是擺在共享充電寶行業面前的挑戰:如何培育起用戶習慣,進而提升使用頻次。

“以共享單車為例,供給規模足夠大的時候,必須要使用但不一定要擁有的東西就可以變成共享的基礎。充電寶是一個道理,要先解決的是供給端的規模化的問題,從而改變消費者的行為習慣。”小電創始人唐永波說。

變現

“沒打算現在就盈利”

不聲不響中,規模的“閃電戰”已經打響。截至目前,來電科技已經進入了80多座城市,鋪設了1700多臺機器,每天租借兩萬余次,“小電”也已入駐了北京、杭州、上海、深圳、廣州5座城市,唐永波透露,接下來將會開通20—30個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BAT三巨頭中的兩家已經開始入局。

先是騰訊成為“小電”的戰略投資方,據悉騰訊是由金沙江創投創始人朱嘯虎介紹迅速入局。

“來電科技”也已和螞蟻金服達成戰略合作,推出信用免押金服務。用戶可在其自助租借網點,憑借芝麻信用積分即可免押金租借充電寶。

目前來看,現階段大家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三個方向:一是充電寶本身租賃費用;二是押金;三是屏幕和充電寶承載的廣告收入。

據袁炳松透露,目前,來電科技的充電寶每臺每天被借出0.7~0.8次,單日收益平均2元。一臺充電寶成本在90元左右,循環使用次數約為800次。在不考慮充電寶柜臺成本、場地費用外,一臺充電寶平均45天就能回收成本。

不約而同,快速跑馬圈地成為行業從業者的共識。

“去年我們制定的目標是百城萬點,這種情況下我是可以掙到錢的,但現在的目標變成了百城百萬點,先跑馬圈地擴大規模。”袁炳松說。

“我們還沒有考慮盈利,作為基礎設施供應商,還是想把規模程度和密集度給鋪起來,后面再去思考具體的盈利模式。”唐永波說。

挑戰

投資人五問風險

“共享充電寶這件事是十分符合互聯網思維的,一是獲取流量簡單,擁有用戶價值和流量價值;二是異地復制容易;三是在資本助推下易快速擴大規模,獲取紅利,這也是資本市場青睞這類項目的原因。”星瀚資本投資總監趙豪分析。

在他眼中,這個市場有可能會成長到近百億的規模,但目前來看,行業中還存在著許多難以規避的風險和壓力,伴隨風口的往往是愈來愈大的泡沫。

第一,整個行業面臨著技術變革的風險。業內需要考慮的兩重風險,一是電池技術的變革升級,手機電池電量擴容到能滿足用戶電量需求,更便宜、更輕便、容量更大的充電寶被推出時,充電寶租賃市場會不會變小?二是充電基礎設施改造升級后,充電寶的使用場景會不會被進一步蠶食?

第二,存在著產品替代性危險。充電的需求的確存在,但在大小應用場景里這種需求很容易被其他方式所替代。尤其在小場景里,共享充電寶很容易被充電端口消滅,也可能店家被準備的免費充電寶或租賃充電寶所替代。相對而言,大場景沒那么容易被顛覆。

第三,行業易面臨惡性競爭。大小場景都可能出現惡性競爭,導致訂單分流、價格下跌,行業競品越來越多話語權遞到商戶方,還可能涉及入場費等方面的壓力。

第四,盈利模式單一,廣告收益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在共享充電寶創業者眼中,廣告收入是未來重要的現金流之一,但它的價值和收益是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的。以機柜式為例,這和線下的分眾傳媒等媒體的差異性并不大,競爭同樣很激烈。

在他看來,精準化營銷是共享充電寶企業未來的出路之一。“但還要看他們收集上來的數據比地圖類或社交類應用收集的數據價值大還是小,收集到的數據能不能達到可用標準。”趙豪說。

除此之外,手機數據的安全性,始終是共享充電寶行業繞不開的問題。

未來

繞不開的資本持久戰

進入北京后,袁炳松感嘆,北京的投資套路是“真野”。

“我說我就需要5000萬,投資人告訴我這個事情5000萬根本打不住,這是一個資本大戰,是個資本驅動型市場,要盡可能的拿更多的錢,資本愿意花錢來買搶占市場規模的時間。”袁炳松回憶說。

“去年我們制定的目標是百城萬點,這種情況下我是可以掙到錢的,但現在行業突然起風了,更多的玩家涌了進來,資本跟我說這目標定得太低了,于是我們現在的目標改成了百城十萬點,2019年上半年達到百城百萬點,先跑馬圈地擴大規模。”

要快,要再快,袁炳松一直在深圳小步快跑,發現資本市場希望的是他沒命的跑,是坐著火箭往前沖。

不可否認,這個準入門檻低,投入成本少,盈利模式清晰的市場已然硝煙彌漫,“百電大戰”近在咫尺。

在袁炳松看來,這場仗不得不打,而且是場持久戰,想要沖到最后就必須備足兵馬糧草。“我拿美金的原因就是因為美金打仗更好打,競爭到最后我可能要融資7、8個億美金能把這場仗打完,人民幣拿40、50個億是比較困難的,一群股東在下面董事會都不好開;另外美元資本對“打仗”這事也更包容。”

袁炳松預計,今年下半年這場仗會進行到更激烈的階段。“可能會打價格戰,有人會推出兩小時免費,三小時免費,打補貼戰。”

在陳洪亮看來,共享充電寶市場未來能跑出來的企業至少要具備以下三個特征:

第一,切入消費者端的模式要足夠的輕,包括取消借和還,去除押金等方面,門檻越低越好,要讓消費者更自然地進入新的消費場景中;

第二,從團隊本身來考量,既要兼具地面運營能力,也要兼備產品本身的技術能力,共享充電并沒有看上去的那么簡單,里面也存在許多的產品門檻,包括電池穩定性、連接性等要求;

第三除了本身團隊之外,也需要更多社會力量和它形成角對的生態團體,比如招募城市合伙人,要搭建出整個體系,讓社會上的更多的人有所參與。

因此,在元璟資本合伙人陳洪亮眼中,共享充電寶的資本持久戰要分為“持久”和“戰”兩個點來理解。

首先“持久”是必然的。“任何企業從開始創立到IPO,都至少需要五年的時間,沒有一家公司說我能在一兩年時間里就把這個市場占領住,五年已經是個比較快的時間。”

另外是“戰”的部分。“我不希望看到把資本燒在過去出現過的補貼戰里面,而是希望把資本用于技術改進、產品改進,放在服務消費者本身,而不是燒在對手身上。”


6419916771544233909425647719192261769631571358283641149564643866073558625856327677268868975668302